城市黑臭水体治理如何实现系统化、生态化、智慧化?

来源:中国水网

点击:455

A+ A-

所属频道:新闻中心

关键词:城市黑臭水体 生态化 智慧化 黑臭水体

    城市黑臭水体治理如何实现系统化、生态化、智慧化,使已治理的黑臭水体长效保持,未治理的黑臭水体尽快根治,向专项行动递交满意的答卷,成为政府、企业、公众共同关注的话题。


    2018年5月7日,生态环境部联合住建部启动2018年城市黑臭水体整治环境保护专项行动(以下简称“专项行动”),5月-6月,督查组将分三批对全国36个重点城市和部分地级城市的黑臭水体整治情况开展现场督查。首批10个督查组对8省(自治区、直辖市)的20个城市现场督查情况显示,部分上报“已完工”的水体,整治效果并未达到要求,有的“黑臭现象没有消除”,需重新列入名单继续整治。城市黑臭水体治理如何实现系统化、生态化、智慧化,使已治理的黑臭水体长效保持,未治理的黑臭水体尽快根治,向专项行动递交满意的答卷,成为政府、企业、公众共同关注的话题。


    城市黑臭水体整治迎来期中考试


    城市黑臭水体是百姓反映强烈的水环境问题,不仅损害了城市人居环境,也严重影响城市形象。近几年“让市长下河游泳”的呼声反映了百姓对解决和治理城市黑臭水体的强烈愿望。在5月18日-19日召开的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要深入实施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保障饮用水安全,基本消灭城市黑臭水体,还给老百姓清水绿岸、鱼翔浅底的景象。”习总书记提到的《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水十条”)对于城市黑臭水体整治目标具有明确的要求:2017年底前地级及以上城市建成区实现河面无大面积漂浮物,河岸无垃圾,无违法排污口,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建成区基本消除黑臭水体;到2020年,地级及以上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均控制在10%以内;到2030年,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总体得到消除。


    距离“水十条”提出的期中考核目标已过去半年,针对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工作的落实情况,生态环境部联合住建部于5月7日启动2018年城市黑臭水体整治环境保护专项行动(以下简称“专项行动”),督查组将分三批对全国36个重点城市和部分地级城市的黑臭水体整治情况开展现场督查。专项行动以群众满意度为首要标准,以黑臭水体整治工作为着力点,督查是专项行动的第一步,后续还将开展问题交办、巡查、约谈、专项督察,整个专项行动将持续到2018年底。


    根据全国城市黑臭水体整治信息发布平台的公开信息,5月7日-22日,2018年城市黑臭水体整治环境保护专项行动首批督查组进驻广东、广西、海南、上海、江苏、安徽、湖南、湖北等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20个城市期间,共督查黑臭水体483个,发现存在问题的黑臭水体119个。存在问题的黑臭水体中共发现321个问题,其中垃圾清理问题84个,控源截污问题93个,清淤疏浚问题47个,其他问题96个,确认未列入清单的黑臭水体1个。公开资料显示,部分上报“已完工”的水体,整治效果并未达到要求,有的“黑臭现象没有消除”,需重新列入名单继续整治。深圳市宝安区的排涝河、广西南宁的亭子冲河、上海市宝山区的龚家沟、安徽芜湖市的漳河、湖北武汉市的巡司河(洪山段)与黄孝河明渠、湖北随州市的南郊1号渠系等城市水体均是此次现场督查被指出整治不合格或确认未列入清单的黑臭水体。其中上海市宝山区已针对督查组发现的问题采取了紧急处理措施,对龚家沟重新开展黑臭水体修复工作。


    5月28日,2018年城市黑臭水体整治环境保护专项行动第二批督查工作正式启动,11个督查组陆续进驻北京、天津、河北、山西、浙江、福建、江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 11个省(直辖市) 的 26 个城市开展督查工作。随着督查工作的深入开展,各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工作成绩单将逐渐清晰。据中国青年报报道,生态环境部水环境管理司司长张波针对个别“上报已完工、实际未完成整治”的现象,要求“必须标本兼治,重在治本、力戒形式主义。”张波司长打了个比方:这就像当年邻居家的孩子,每次考试问他考好了吗,他说考的不错,结果成绩单下来不是这么回事。


    如果将黑臭水体整治考核指标看成一次次的考试,正在进行的专项行动是期中考试,一年半后的2020年是期末考试,2030年则是终极大考。面对正在进行的期中考试,城市黑臭水体治理如何实现系统化、生态化、智慧化,使已治理的黑臭水体长效保持,未治理的黑臭水体尽快根治,向专项行动递交满意的答卷,成为政府、企业、公众共同关注的话题。


    城市黑臭水体治理的经验借鉴


    英国泰晤士河:一是通过立法严格控制污染物排放。二是修建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三是从分散管理到综合管理。四是加大新技术的研究与利用。五是充分利用市场机制。


    德国莱茵河:一是成立专门的跨国管理和协调组织——保护莱茵河国际委员会。二是重建生态系统。三是促使公众参与。德国在1994年颁布了《环境信息法》,规定了公众参与的详细途径、方法和程序,在立法上保证公众享有参与和监督的权力,成为对流域立体化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四是谁污染谁买单。五是提高工业部门的管理水平, 避免污染事故发生。


    韩国清溪川:工程措施包括:一是疏浚清淤。2005年,总投资3900亿韩元(约3.6亿美元)的“清溪川复原工程”竣工,拆除了河道上的高架桥、清除了水泥封盖、清理了河床淤泥、还原了自然面貌。二是全面截污。两岸铺设截污管道,将污水送入处理厂统一处理,并截流初期雨水。三是保持水量。从汉江日均取水9.8万吨,通过泵站注入河道,加上净化处理的2.2万吨城市地下水,总注水量达12万吨,让河流保持40厘米水深。


    法国巴黎塞纳河:一是截污治理。二是完善城市下水道。三是削减农业污染。四是河道蓄水补水。除了工程治理措施外,还进一步加强了管理。一是严格执法。严厉查处违法违规现象。二是多渠道筹集资金。除预算拨款外,政府将部分土地划拨给河流管理机构(巴黎港务局)使用,其经济效益用于河流保护。此外,政府还收取船舶停泊费、码头使用费等费用,作为河道管理资金。


    奥地利维也纳多瑙河:在传统治理理念基础上突出“生态治理”概念,并运用到防洪、治污、经济开发等各个领域。主要措施包括两方面:一是建设生态河堤。基于“亲近自然河流”概念和“自然型护岸”技术,在考虑安全性和耐久性的同时,充分考虑生态效果,把河堤由过去的混凝土人工建筑,改造成适合动植物生长的模拟自然状态,建成无混凝土河堤或混凝土外覆盖植被的生态河堤。二是优化水资源配置和使用。严禁将工业废水和居民生活污水直接排入多瑙河,严格控制沿岸工业企业数量并严格监管。

    广西南宁那考河:那考河整治项目总投资约11.9亿元,采取渗、滞、蓄、净、用、排等海绵化技术改造,从河道治理、两岸截污、污水处理到水生态修复、景观建设等,全流域同步启动、统筹推进,实现“一条龙”治水。引入PPP模式,实行专业治污。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使政府从繁忙的融资投资和建设业务中解脱出来,政府需要做的是,聘请有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按照此前确定的水质、水量、防洪等考核指标体系对项目定期监测考核,并按效果、按季度付费。


    海南海口美舍河:美舍河最初的治理主要通过末端截污、硬化河道和清淤等传统模式,但效果始终有限,水质没有得到根本改变。2016年4月,海口市启动了美舍河综合治理工程,围绕“生态修复”“服务民生”等核心理念,将水体治理融入生态修复,以水体治理惠及民生,用生态修复进一步激活城市的发展动能,提升城市的颜值和价值。另外,河长制的强力推行,使美舍河的治理获得了强大动力,也使得生态修复的理念得以顺利推行。各种行政资源得到有效整合,征地拆迁、违建打击、污染惩治、管线协调、交通疏导、工程实施等各方面的工作效率得到大大提高。


    黑臭水体治理,需要雷厉风行结合久久为功


    国内外城市黑臭水体治理的案例表明,城市黑臭水体整治是一项复杂工程,一方面污染物的来源多头,涉及的管理部门也多头;另一方面,治理从截污到疏浚到水质提升,有多个环节,既要投入,也要管理,还要有技术支撑,不可能一蹴而就。


    中国工程院王浩院士指出,传统水治理局部化、零散化、线性化,缺乏流域尺度水量水质一体化的系统综合解决方案。未来需要按照流域统筹、系统治理的思路,进行流域水量水质联合调控,从根本上构建健康高效的流域“自然-社会”水环境系统和水生态系统。


    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张辰在“2018中国水业院士论坛”上发言时强调,要转变传统的设计思路,用系统的理念看待黑臭水体的治理,包括系统调查,系统规划,系统研究,系统设计,系统评估。管网、泵站、河道、污水厂等都是水生态系统要素中的重要内容,需要做详细的调查,形成水环境信息系统,形成科学数字化的信息平台。


    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王洪臣教授曾在由E20环境平台主办的2017(第九届)上海水业热点论坛上表示,我国城市水环境治理还没有很好的顶层设计,这是制约目前水环境治理工作的关键。


    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在以黑臭水体治理为主题的2015(首届)环境施治论坛上也曾指出,当前黑臭水体治理存在两个问题——缺乏顶层设计和经验总结。薛涛认为,黑臭水体治理,需标本兼治,中西医结合,让内部调理和外部截流切除同时存在,包括在河道中的一些高端技术的应用,需要政府和产业界一起努力,推动产业的进步。


    黑臭治理之后还要干什么?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要将雷厉风行和久久为功结合起来。黑臭水体治理的第一阶段就是雷厉风行,先解决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使水体感观上达到不黑不臭;第二阶段要进一步提升城市水环境,削减入河污染物,将河流变成水环境功能达标的水体;第三个阶段就需要久久为功,通过治理,使城市河流变成可亲近的河、生态的河,可呼吸的河,能游泳的河,并能够长效保持。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水务院资源能源所王家卓所长在2018(第十六届)水业战略论坛上指出,有一些地区把黑臭水体治理第三阶段的生态修复异化为简单的种水草、撒药、铺石子、曝气、修浮岛等,导致水体的生态修复治理表面化、虚无化,河道真正需要生态修复的内容却没做。黑臭水体治理真正实现生态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城市黑臭水体治理进入“下半场”,水清岸绿的目标没有变,黑臭水体治理将从粗放发展阶段转入精细化运营、精准化治理、个性化服务的阶段。精细化运营、精准化治理离不开大数据的支持,完善水环境信息系统,建立科学数字化的信息平台,打造智慧化的水生态系统是实现水清、岸绿的重要保障。


    城市黑臭水体治理进入新阶段,取得了一些成绩,也面临不容小觑的挑战:已经治好的河湖如何巩固效果,确保不反弹?除了295个地级城市,还有县级市、县城、建制镇的黑臭水体治理如何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部分地级城市资金、人才、管理、技术均存在很多困惑,政府的治理压力如何缓解?市场良莠不齐,技术复杂多变,如何找到差异化、高质量的一站式解决方案?城市黑臭水体治理如何实现系统化、生态化、智慧化,最终交出让百姓满意的答卷?


    (审核编辑: 智汇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