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工业巨头GE“三招”击垮自我

来源:美国新泽西理工大学金融学教授

点击:67

A+ A-

所属频道:新闻中心

关键词:GE 工业互联

    称霸业界百年的GE在过去18年缓慢衰败,原因肯定是多样的。如果要列数,薄弱的公司治理、过于自信的霸道总裁和多元化企业集团财务数据的不透明这三项应是最主要的。多元化企业集团的一个“便利”是财务数据不透明,便于总部在不同业务部门之间财务大挪移。

    《华尔街日报》上月14日以“通用电气为美国世纪提供动力——然后它被烧毁了”为题刊登了长篇报道,深入分析美国工业巨头、曾经的“多元化巨无霸”通用电气公司(GE)的衰败。

    通用电气公司的历史可追溯到托马斯·爱迪生和摩根财团。1892年,爱迪生通用电气公司和汤姆森-休斯顿电气公司合并成了GE。1896年GE成为道指原始成员(当时成分股只有12只股票),自1907年11月以来一直是道指成员。但是,去年6月26日GE被剔除出了道琼斯30种工业股票指数。这个在2000年市值曾高达6000亿美元的公司,在2018年底市值只剩下600亿美元。

    真是惊人的逆转。一个百年工业巨人在过去18年缓慢衰败,原因肯定是多样的。如果要列数,薄弱的公司治理、过于自信的霸道总裁和多元化企业集团财务数据的不透明这三项应是最主要的。

    在2001年4月至2017年10月期间,GE只有两位CEO:杰克·韦尔奇及其指定的接班人杰夫·伊梅尔特。在任总裁期间,两人又都兼任公司董事会主席,董事们在主席带领下都很“懂事”。在韦尔奇时代,一位新任独立董事对董事会缺乏有效辩论感到很不解,于是问一位老资格董事:“GE董事会成员扮演的角色是什么?”“鼓掌。”年长的董事回答。伊梅尔特在董事会上绝对听不得反对声音。就因为与伊梅尔特在CEO传承想法上不一致,摩根大通前CEO,担任GE董事24年之久的桑迪·华纳在2016年被扫地出局。

    对明星独立董事尚如此专横,对公司内部人员更是说一不二。2014年2月,伊梅尔特受濒临破产的法国工业集团阿尔斯通总裁克朗之邀商谈并购事宜。GE并购团队在随后的尽职调查中发现,阿尔斯通需要的“续命”现金流要比市场估计的要多,而且法国的法律会使裁员和出售资产异常困难。在4月的股东大会期间,伊梅尔特和克朗进行了一对一的会谈。结果是GE同意以每股34欧元的价格,总价170亿美元收购阿尔斯通。而之前GE的收购报价是每股30欧元。即使如此,GE交易团队都认为出价过高了。但两位总裁已拍板决定了。不久,由于法、美两国政府的限制和阻挠,GE不得不同意剥离阿尔斯通的一些优质资产,致使阿尔斯通成了鸡肋。

    大量研究表明,过去20多年,多元化企业的价值相对于其分拆价值而言是低的。这种现象在学术上被称为“多元化折扣”。三位欧洲学者估算,在1998年至2005年期间,美国非金融多元化企业集团相对于其分拆价值要低5%至21%。

    究竟哪些原因导致了多元化折扣?薄弱的公司治理是重要原因之一。四位欧美学者收集了15项有关公司治理的数据,包括CEO持股比例,CEO是否同时兼任董事会主席,董事会大小,独立董事是否很忙(同时在三个或三个以上公司任独董)等。现代公司治理理论认为,一般来说,CEO持有相对较高比例的股权,CEO不兼任董事会主席,较小的董事会,独立董事不能太繁忙等情形,更符合有效的公司治理。如果按照这些标准,GE公司治理结构是不理想的。

    GE的管理层向来都很自信。他们相信只要他们愿意,就可进入任何行业、任何市场并能快速占据主导地位。在他们看来,GE成功的基石不是产品,而是公司培养的各类人才。为了不断为企业成长提供新鲜血液,韦尔奇提出了著名的“排名和淘汰”的晋升机制,坚决要求各部门管理者每年解雇那些未能进步的排名最末10%的员工。快速的业务扩张与发展,使GE成为企业效仿的榜样。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GE成为培养首席执行官的摇篮,很多GE高管成为美国财富500强企业掌舵人。仅2001年,就有16位韦尔奇曾经的手下在上市公司任CEO,包括3M, Home Depot和Conseco这些大型上市公司。

    多元化企业集团的一个“便利”是财务数据不透明,便于总部在不同业务部门之间财务大挪移。GE财务信息体系和组织结构的透明度都相当低。过去40年,GE最大利润来源有多年不是来自实体业务,而来自金融业务—GE资本。如按资本体量计,在2015年伊梅尔特决定售卖GE资本绝大部分资产前,GE资本相当于美国第7大银行。也正因为这个GE资本,2008年的金融海啸差点将GE公司拖垮。

    GE资本的存在为公司的财务主管们合法“管理”利润提供了便利。例如,为了“平滑” GE动力(GE销售额最大的业务部门)的季度收入,公司会在季末向GE资本出售一个发电厂的部分权益,然后在下季度再购买回来。GE动力还会将其应收账款出售给GE资本以产生短期现金流。为了达到高管不切实际的业务增长预期,GE动力的主管们会设法改变现有合同的相关假设,如发电机组的大修频率,以提高短期利润率。

    利用会计准则给予公司自由发挥的空间,倚仗不透明的财务体系和组织构架,将财务数据在不同业务、不同时间挪移,虽然是便利,但因此得来的利润更多是纸上谈兵。眼下,美国联邦刑事和民事调查人员正审查GE动力修改服务合同以增加短期利润的方式是否合法。

    2017年8月,约翰·弗兰纳里接替伊梅尔特成为GE新一任CEO。可惜,弗兰纳里掌舵才一年多就在2018年10月被董事会突然撤下,现任CEO拉里·卡尔普从未在GE工作过。他是GE126年历史上第一位外部聘请而不是内部提拔的CEO。曾是培养高级总裁的摇篮,如今要由外来和尚来念经了。


    (审核编辑: 智汇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