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新基建”智能制造项目投资478亿元,工业蛋糕已上桌

来源:智汇工业

点击:2458

A+ A-

所属频道:新闻中心

关键词:新基建 工业平台 智能制造

    未来,企业在设备、系统更新升级,工业平台建设等方面,市场必然会出现大量需求,这其实就是机遇与挑战最好的例证。


    不久前,国内掀起了一场“新基建”的投资狂潮,据不完全统计,全国22省市已经推出了47万亿投资计划,其中广东省重点项目约1230个,总投资5.9万亿元,就目前的前期筹备的项目来看,预备项目已有868个,预计投入3.4万亿元。需要指出的是,深圳市的重点项目就有69个,投资高达6828.9545亿元。


    相信看过此前全国新基建报道的都知道,工业互联网被列为5G基建、特高压、人工智能、大数据等7大重点领域内。同时,在工业互联网的建设中,智能制造是基石,广东省作为工业、制造业大省,对于智能制造重视不言而喻。在科技强市深圳的69个新基建项目中,智能制造项目就包含了16个,投资额占478亿元。


    工业互联网下的智能制造


    在讨论智能制造是否是工业互联网的基石之前,我们应当先了解一下,工业互联网具体是什么。


    工业互联网最早是由通用电气,也就是GE提出的。随后IBM、思科、英特尔和AT&T等企业与GE一道在2014年3月成立了工业互联网联盟。其实说通俗一点,美国口中是工业互联网,相同的概念,到了中国和德国,就换了种叫法,分别为中国制造2025和工业4.0。作为百年企业,GE对于工业互联网十分重视,笔者犹记2018年,GE几大业务线频繁受挫,不断出售航空业务、电网业务,甚至被剔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但是GE依然在全球掀起了一股工业互联网产业风,直至今天。


    在工业互联网的催生之下,工业物联网也逐渐浮出水面。这里需要详细解释一下,工业互联网和工业物联网之间的区别和联系,因为经常有读者会将其混淆。笔者对于工业互联网和工业物联网的定义更偏向于清华大学软件学院院长王建民教授的观点,工业互联网和工业物联网在大体上可以认为是同一个概念,但是之间还有一些微秒的区别。


    工业互联网并不能拆分为“工业”和“互联网”的定义,不能理解为工业领域的“互联网”,而是理解为工业人、设备、平台、数据,这里还应当包括产业链上游的供应商和下游的采购商等环节,将整个产业链互联形成一张网。而工业物联网则可以拆开来看,即物联网在工业上的应用,对于产业链的链接概念相对较弱,更倾向于设备、产品、数据、人之间的链接。如果不严谨理解来看的话,工业物联网其实是属于工业互联网的一部分,也是其最关键的一部分。工业物联网是从最基本的设备、生产和产品等工厂内部的方向出发。


    同样的,智能制造也是从智能设备和人出发,对制造过程进行分析、推理、判断和决策。它与工业物联网既有内容重合也有区别。举例来说更为清楚,工业机器人大家都较为熟悉,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也是最近几年才有所接触。早在上世纪,美国ABB公司、德国库卡公司(被美的收购),工业机器人就早已应用。不过,当时,它们更多的只是用来提高工厂生产制造的自动化程度,在数据采集、连通等领域依旧是空白,在智能化上基本没有太多考量。不过,在有了物联网技术的深入应用后,各类图像、温湿度等传感器装配更多,控制平台性能更加全面,机器视觉等AI算法的接入,工业机器人现今发展成了智能工业机器人,这样来看,物联网在智能制造领域是一种嵌入式的技术,也是提升智能化的关键技术。


    工业机器人只是智能制造其中一个最基础的生产设备,但是窥一斑而见全豹,物联网与智能制造装备、系统的融合发展已经是工业领域公认的方向之一。


    分得智能制造的一块蛋糕


    细分来看,物联网技术在智能制造的各个环节参与度相当之高。从产业链来看,智能制造可以分成四个部分,设备制造商、平台供应商、网络运营商以及系统集成商。


    在设备制造商环节,可以涵盖感知层、传输层等应用领域,感知层有芯片、RFID、传感器等,传输层包括芯片、通信模块、通信设备等。无疑,这些产品将成为智能制造的智能核心,赋予单纯的自动化流程更多数据采集、传输、共享的功能。


    平台供应商主要是为设备制造商提供的终端设备采集的数据,进行实时监控和故障定位。在这一块,国内的市场分割已经较为明显,所以就大致列举一下。设备资产的管理和运营的资产优化平台代表企业及平台有ABB Ability、西门子MindSphere、施耐德电气EcoStruxure™、三一集团树根互联、研华科技WISE-PaaS、汇川技术工业互联平台等;要素资源的组织与调度的资源配置平台代表企业有海尔COSMOPlat、智能云科iSESOL、美的MeiCloud、航天云网INDICS等。用于资产优化及资源配置平台的支撑通用云平台企业代表有微软Azure、阿里云ET工业大脑、亚马逊AWS。


    网络运营商未来主要是从两大典型场景入手,首先,企业的工业物联网接入运营商的物联网网络,比如移动物联网、NB-IOT网络、5G网络等,将数据汇总到公有云中。同时,如果企业关注数据安全,更倾向于先建立专有的工业物联网络和数据中心,再将一些安全级别低的数据汇总到公有云。


    在系统集成商方面,这一块的市场是显而易见的。由于中国是世界第一工业制造大国,由于设备种类繁多,考虑到各类接口的差异,所以各类设备、子系统间的接口、协议、系统平台、应用软件等与子系统这些场景都将会形成一定的市场,这类企业主要包括工业控制系统企业、工业软件企业等各类工业系统解决方案商。


    从辩证的角度看来,在中国分得智能制造的一块蛋糕机遇挺大,因为国内工业依旧处于2.0(自动化)-3.0(信息化)的阶段,发展刚刚起步,离德国提出的工业4.0还有一大段路要走,企业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行业甚至国家政策点名注重的方面。未来,企业在设备、系统更新升级,工业平台建设等方面,市场必然会出现大量需求,这其实就是机遇与挑战最好的例证。


    (审核编辑: 智汇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