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机器人四小龙宝座几经易主 沉浮谁主?

来源:互联网

点击:258

A+ A-

所属频道:新闻中心

关键词:工业机器人 自动化 智能化

    工业机器人行业用四大家族来形容“ABB、Fanuc、安川、库卡”的地位,而国内将“四小龙”荣誉赠与国产机器人企业的佼佼者。近些年来国产机器人四小龙宝座几经易主,我们来看看其中缘由,来看看谁才会真正得道、主宰风雨!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我们亦或能从中获取些许心得。

    国产工业机器人“四小龙”的寄托。

    龙,神兽。

    中华民族的神圣图腾,可显可隐、能巨能细、能长能短……在一些神话小说中“龙”还能呼风唤雨、主宰生息,任何人或企业、地区被称作龙,都是被给予肯定以及良好的祝愿,国产机器人四小龙亦是如此。

    回到国内工业机器人市场初步兴起时,外企或外资企业唱着主角——直到2016年底“中国机器人产业推进大会新闻发布会”上还有消息称60%的市场由外企主宰,可以想象更早期的市场情况如何。

    以国人不服输的英雄气概,自然想着“别国做得,我们为什么做不得?”。既然做得,说干就干,国产工业机器人一片火热,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17年3月就公布数据“已建和在建机器人产业园区超40个”。

    行业一片红火的情况下,或出于对精英企业的鼓励、或益于发展目标的确定,又或出于对荣誉的崇拜……国产工业机器人“四小龙”诞生。

    “四小龙”是谁?谁来评?都不好说,只能说经过一定时间发展大部分企业、行业媒体间达成公认的默契。能被称为“四小龙”的企业,不论你服是不服它的作为是在那里的。“四小龙”的资产体量、管理方针、发展规划以及营业销售数据等等都被摆在台面上一次次分析——百度搜索“国产机器人四小龙”关键字就能出现1.2万条结果,可见这“四小龙”已成为诸多企业的参考模版。

    很多企业老板都有“花钱买教训”的经历,都想少走弯路。按照实力推出“四小龙”作为参考,不花钱得经验是行业喜闻乐见的。所以说,国产工业机器人“四小龙”的选出不光寄托了行业对这几家企业的期盼,还是行业对未来发展思考的产物,是国产工业机器人行业的情怀。

    国产机器人四小龙宝座几经易主 沉浮谁主?

    国产工业机器人“四小龙”几经易主

    前面有说,“四小龙”是谁,谁来评,都不好说。但是即便是未被承认的,能上榜者无一不强——我们先来看下网络搜索出在媒体间流传最多的四小龙模版。我们不难看到除了新松以外没有三连冠企业,“四小龙”宝座几经易主——再看这几家企业的经济数据:

    国产机器人四小龙宝座几经易主 沉浮谁主?

    ▲“四小龙”数据

    企业发展情况大致可见——新松营业收入与利润总额持续大幅度增长,始终高居宝座;新时达2016年利润总额出现缩减,但庞大的营业收入以及后续增长的利润总额让其重新夺回自己的地位;广州数控、埃斯顿、埃夫特、拓斯达中,广州数控与埃夫特未上市数据不明朗,埃斯顿、拓斯达体量相对较小(当然放眼整个机器人行业它们也是名列前茅的)。

    真龙天子李世民以“铜”“人”“历史”为镜可以正衣冠、明得失、知成败,行业当以“四小龙”为镜明出路。

    稳坐第一把交椅的新松

    三年不动如山,稳坐“四小龙”第一把交椅的新松机器人可谓“根正苗红”。

    背景上新松是国字号“机器人技术国家工程中心”,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发起设立的国家级品牌企业;布局上总部位于沈阳,在上海、杭州、北京、广州、深圳、重庆均有分支机构,大有侵吞全国市场的趋势;人才上研发人员包括院士、博士生导师、硕士1000多人。

    国产机器人四小龙宝座几经易主 沉浮谁主?

    结合其背景、布局及人才管理来说,新松之所以取得长足的发展,其原因如下:

    合理利用背景优势,发展自身技术优势:新松有着无可比拟的科技人才背景并得以充分应用,自主创新产品多、覆盖面相对较广,从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到特种设备等,其中部分产品如移动机器人甚至反推欧美市场,实现技术出口。不到25亿营业收入却有5亿多净利润,离不开其在技术优势上带来的利润空间。

    地理上布局全国:地理布局上从沈阳(北方)到深圳(南)再涵盖上海、杭州(东)重庆(西)分设机构、贴近当地市场,形成良好的覆盖面与市场深入。产业上追求“化学并购”:其总裁曲道奎曾说过企业并购两原则——“高门槛”、“产业整合”,“高门槛”让企业保证了行业或技术的领先,“产业整合”保证了战略统一与布局合理。

    借助媒体东风,形成好口碑:从几千家企业中脱颖而出且一骑绝尘、遥遥领先可不光光是埋头苦干的事,竞争激烈之下必有宣传策划,亦如行兵打仗总有谋士傍身、战前必发战斗檄文一样,新松十分注重品牌宣传。拿最近的平昌冬奥会的“北京8分钟”来说,成就国家尊严时候也成就自身,以后谈机器人哪能忽略新松?初步统计,新松在“大公报”、“人民网”、“新华社”、“人民日报”、“央视”、“光明日报”、“第一财经日报”等二十多家新旧权威媒体上露面,权威性的媒体无疑给企业做了个潜在的担保。

    汇成一句话:先天资本优势的新松在基本功、形象上都下足了功夫,就像长得帅气的小伙子还积极上进、敢于并乐于展现魅力总能更易女性青睐一样,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你嫉妒也没用。

    巨大体量的新时达

    34.14亿元的营业收入啊!这要是还不能被称作“四小龙”之一那就真的过分了——虽说净利润率似乎不高但2.11亿这个数字还是很庞大的,一秒数一个数(不计长短)需要七八年。

    目前新时达主要动作如下:

    力求大规模、智能化、专业化:新时达似乎对“规模”这个词情有独钟,目前新时达在建工厂4个,包括位于上海嘉定年产1万台套的新时达机器人智能新工厂,还有东莞松山湖的众为兴新工厂、昆山晓奥享荣新工厂以及安徽芜湖的新时达机器人工厂。全在追求智能、专业以及大规模,预计在2018年底产能超过2万台的规模生产。

    多工艺、多行业发展:从焊接、切割到分拣、装配、上下料、抛光打磨等实现多种工艺应用,在3C、白电、汽车零部件、金属加工多行业开拓市场。

    逐鹿的群雄

    再看广州数控、埃斯顿、埃夫特、拓斯达。

    其中广州数控与华南理工、北航、天津大学等国内重点高校紧密合作,自主开发核心产品。在工业机器人上除了将产品销往广东、上海、重庆、河南、广西、江苏等地外还出口到了越南、土耳其、智利等国家,网络可查数据在2017年5月销售累积便有2500台。

    埃夫特则在2015、2016年相继收购两家意大利公司,以填补自身技术空白抢占卫浴、家具、钢铁等行业市场,并以关键技术与核心零部件为突破口,积极研发技术,并与2016年与与卡内基梅隆在内的全球著名高校建立联合研发中心。

    也许是因为“广州数控”“埃夫特”都在寻求国际合作,在国内市场多多少少露出破绽,也许是因为未登陆资本市场财务不明,2017年的“四小龙”的位置由新松、新时达、埃斯顿、拓斯达来坐。而埃斯顿与拓斯达有什么动作?稍加分析便可获得不少心得。

    埃斯顿于2016年收购意大利EuclidLabsSRL20%股权,并在中国投资设立合资公司增强自身智造方案设计、生产制造等能力,并在2016年5月设立“埃斯顿(湖北)机器人工程有限公司”扩大公司在其区域的品牌影响力与市场占有率;随后又开始收购运动控制领域公司以及各类高科技公司相应股份,提高自身核心功能部件能力。

    拓斯达,后起之秀。十年时间,飞速增长营收超过7亿元,净利润超过1.38亿元。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50万元起家的企业成功更可作为参考依据,因为这说明它在成长的路上基本没有犯错。据了解,拓斯达有30多个办事处,200多名营销人员以及6万客户数据储备;同时拓斯达道路坚定,从注塑行业进入机器人行业毫不犹豫,再辅助以创业平台方式激励员工发挥自身能量。可以说把天时、人和发挥至极。但值得注意,发展快很有可能意味着底蕴不足,故而拓斯达近期一直在追加研发资金,增强自身技术实力。

    不论好或孬,全是中国龙

    终于,文章到了最后。“四小龙”大概发展情况,优势以及近期动作都可观大概。它们又有什么共同之处呢?

    通过分析,我们不难发现不管“四小龙”的动作多么花里胡哨,本质还是遵守“夺市场、深研发”的原则的,这些原则就像龙的“尺木”一样,古书有说“龙无尺木不能升天”,企业无技术亦难成大气候。相比现在很多企业通过炒作打响自己的名号,疯狂的炒作概念进行融资,在具有一定规模后再通过各种手段包括并购、挖人的方式获得技术来说,稳稳当当的他们的确不可阻挡。

    (审核编辑: 智汇张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