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德王永锟:一台物流机器人顶两个3C搬运工

来源:互联网

点击:474

A+ A-

所属频道:新闻中心

关键词:斯坦德机器人 工业 智能物流

    掌握AGV大脑,从核心控制器做起

    走进斯坦德机器人位于宝安区上合股份工业园的总部,传统工业风的办公区与测试场地一分为二。半年前,斯坦德机器人CEO王永锟看中这片厂区宽阔的研发测试场地,研发人员可以随时在场地内实现迸发的灵感。研发场地占地数千平方米,几十台无轨小车穿梭其间,模拟着真实工业场景中的物料搬运与上下料工作,开放的测试场除了承担平日的研发功用,更是一座产品展览馆,向来访的客人描述一幅柔性智能工厂的工作图景。

    斯坦德机器人是一家智能柔性工业物流解决方案供应商,专注3C、光伏等行业工厂环境中的物料运输,可与控制器集成以提供端到端解决方案。它结合了AGV的可靠性,传送带的效率以及通过使用先进传感器和人工智能进行决策的灵活性,实现机器人室内环境下自主行驶与避障。具备开放式接口,可根据应用场景灵活配置。除了向整机厂商提供核心技术模块及开发支持,更涉足整机生产与二次开发服务,提供全产业链解决方案。

    智能柔性物流机器人,几个关键词,构成了斯坦德的企业特质。这些机器人,斯坦德称之为AGV3.0,他们提供灵活的自动化,不需要固定的基础设施(无信标,磁带或预定义的激光路径)可以每小时行驶7公里以上,并且可以配备不同的附件以满足设施和有效载荷的需求。每辆车都可以使用自动充电技术24/7全天候运行,以便在任务之间频繁,快速地响应。

    而“柔性化”,是一种智能化的生产方式。制造业的未来一定在那些更小、更贴近消费者、更加柔性的工厂里,为了适应“小批量、多品种、短周期、多批次”的需求,需要生产端具备响应时间短、定制化的特点。

    斯坦德机器人成立于2016年6月,早期产品为AGV核心控制模组,向整机厂商提供软硬件结合的核心控制器。AGV可以简单分成三层:传感层、控制层和执行层。如果把AGV比作人体,传感层相当于眼睛、控制层相当于大脑、而执行层就好比人的手脚。核心控制器就属于第二层——控制层,它犹如一台物流机器人的大脑,具备定位、导航、决策等主要功能。

    “核心控制器成为斯坦德在行业内树立的技术壁垒,虽然斯坦德是后起之秀,但当掌握了核心控制器研发技术,再向下游去做硬件集成和整机生产,优势就很明显。”斯坦德机器人CEO王永锟说。

    在核心控制器之上,运行着斯坦德自主研发的移动机器人操作系统、实现定位与导航功能的SLAM算法。除此以外,多种激光、视觉、超声波传感器源源不断地从底层向核心控制器传输数据。

    在定位与导航功能上,斯坦德机器人融合了激光SLAM、视觉SLAM与惯性导航元件。SLAM算法,又名同步定位与地图构建,使得AGV能够边工作,边形成环境地图。目前,AGV导航技术大致有以下三类:以磁条、导轨及色带为代表的传统技术、惯导结合二维码的中生代技术、激光视觉等多传感器融合更适应多变场景的技术。激光SLAM与视觉SLAM各有所长,而融合使用能够各补其短,融合后的产品在机器人导航上显现出优势:第一,区别于电磁、磁带、二维码,斯坦德无需铺设额外基础设施、如埋设导线、贴磁带等等,机器人在陌生场景走一圈,便可生成一幅电子地图,并在行驶过程中与已知基准地图坐标进行比对;第二、激光雷达的理论、技术与产品都已经稳定成熟;第三、激光传感器补充了视觉传感器的弊端;第四、视觉SLAM补充了更丰富的语义信息。

    解决了定位与导航的难题,便可以实现路径规划。如何让多辆无人搬运车在同一空间内不互相碰撞、不与人发生碰撞,保持安全的前提下还能节省不必要的行程、运送交接、提高效率,此时斯坦德机器人自主研发的FMS(Fleet Management System)车队管理系统发挥作用。王永锟生动地打了个比方:“你可以把调度系统理解为一个工厂内的网约车平台,物料运送可以打“快车”或“拼车”。这个调度系统对多台机器人进行任务分配、指令发布、交通管理。

    精简赛道,只做3C产品搬运工

    早期,斯坦德机器人在研发和销售核心模组中遇到的最大难题是:整机厂商熟悉磁导航、二维码导航等解决方案,却不懂新技术下的核心控制器的运维。在产品交付时,买单的客户屡屡发现机器“不顺手”,不能适应实际场景。对于企业提出的难题,整机厂商无法解决,只好求救斯坦德,一来二去,生产效率低了,客户的培训成本也高了。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斯坦德从核心控制器向下游发展,除了输出核心控制模组,同样输出整机与服务的全产业链解决方案,产业链延长的优势在于近距离接触用户,斯坦德第一时间知道用户需求,让斯坦德牢牢把握住多场景下的用户痛点。

    产业链上,斯坦德做加法。在业务上,斯坦德又开始做减法。2017年,斯坦德机器人专注于3C电子柔性物流赛道。旗下智能柔性移动平台Oasis系列,可以配合辊筒和移动机械臂等不同应用机构,灵活适应各种物料载具。

    据亿欧了解,柔性物流机器人可以应用在不同行业的不同细分赛道,比如工业场景下有3C、汽车、新能源、医药、化工等,服务业下有医院、银行、出版行业等。“这意味着面对多样客户群体,我们不能面面俱到。况且,3C产品的生产工艺变化快,企业对于自动化改造需求强,对工业物流要求多,存有很大的市场空间。”王永锟说。

    斯坦德抓紧3C行业的背负式搬运机器人的研发工作。2018年8月,斯坦德发布了新品Oasis300、Oasis600,比起Oasis200 ,这两款负载式机器人的承载性能更好,适应环境能力更强。

    拿一台车换两个人,下一步树立标杆客户

    斯坦德机器人的技术研发团队主要来自于哈工大、华科、英国伯明翰等海内外知名高校硕博,其创始人团队,来自于军工专业排名一流的的哈工大。目前,斯坦德机器人的为客户包括华为、中兴等行业领先公司。

    王永锟说,3C物流存量市场还存在700万劳动力,5%的人从事搬运工作,换句话说,还有35万人集中在仓储、制造业产线等场景的搬运环节。“斯坦德移动物流机器人的效率可以比人高一倍,也就是说用一台车换两个人。”

    据了解,激光SLAM在商用服务机器人中的应用要早于工业机器人,“这是由于工业级技术对定位导航技术的精度和稳定性要求要高出一个档次。”王永锟解释。据亿欧了解,基于激光SLAM技术的移动搬运机器人在国内发展热度正在渐渐提高,如新松机器人、南江机器人、米克力美、苏州艾吉威等企业已经参与进来。

    斯坦德将继续寻找可复制、标准化的应用场景,满足客户柔性化、敏捷化的生产需求,为客户提供轻资产、快回报的智能产品,最终斯坦德将构建数据化、信息化的物流基础设施。市场空间提供机遇:未来的工业人少且贵、并联式生产的生产线足够零碎,对于物流的频次和需求大——甚至跨楼层、跨电梯、短周期生产的柔性化需求大。斯坦德希望通过与MES系统对接,发挥物流真正价值,物流的价值在于流动,打破生产线间的信息孤岛,提高生产节拍准确率。

    市场很大,目前,3C行业总装线(典型的串联式生产)单位产能比3C行业并联式的产能小太多。未来,无人驾驶的AGV市场广阔,也并不仅限于3C行业。跨行业、跨场景,AGV在实现厂仓配全线、真正无人驾驶的路上沿途下蛋。

    王永锟透露,下半年,斯坦德除了继续在技术产品研发发力以外,希望实现树立标杆客户大规模应用案例,做好行业口碑;并将深挖人才,组织一支专业的市场销售队伍。

    行业发展的前期是模糊的,这代表着突围的机会。“我们要打赢3C这场硬仗。”

    (审核编辑: 智汇张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