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科技车间班长刘志华:我在德国跟坚守一线40年的老工匠学装配

来源:智汇工业

点击:1667

A+ A-

所属频道:新闻中心

关键词:楚天科技 制药车间 装备企业

    当地时间2018年11月4日早上,楚天科技总装集成部班长刘志华一行11人,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飞行,降落在德国法兰克福(美茵河畔),然后刘志华等4人去往法兰克福南边的城市卡尔斯鲁厄,那里是世界知名医药装备企业德国Romaco集团总部所在地,另有2组分别去往德国科隆和意大利博洛尼亚,两地各驻有Romaco旗下的公司。
     
      这是自2017年4月楚天科技与Romaco并购签约之后,第二批被派遣到Romaco交流学习的楚天科技生产一线员工。刘志华说,“我们4个人在Romaco集团总部的工厂交流学习了2个月。工厂总经理马库斯与我们多次详细交谈,为我们制订了周密的计划,并安排罗兰多、麦克等资深员工与我们一对一结对。”
     

      楚天科技车间班长刘志华(中)和一起去德国交流的同事,在卡尔斯鲁厄Romaco总部的工厂(图片由楚天科技提供)
     
      40年钳工,坚守一线——跟德国老工匠学装配
     
      Romaco的生产流程及装配工艺是刘志华他们主要的交流学习内容。“从具体生产任务着手,我们参与装配了多台设备,包括国内企业扬子江等订制的Romaco NP950泡罩机,这让我们深刻认识到了精确理解用户需求以及精准计划对生产效率的影响。”刘志华说,“尤其重要的是,罗兰多、麦克等都是典型的德国工匠。”
     
      罗兰多上世纪80年代从一名年轻小伙子就开始在Romaco的总部工厂工作,至今快40年了,麦克在Romaco工作也快20年了。刘志华说,“跟着这样的德国老工匠学习,得到他们一对一的指导,本身就是一件极为幸运的事情,除了学习具体的知识和技能,令我们更为震撼的是他们的那种精神。”
     
      罗兰多在Romaco工作快40年,但他依旧是以一名生产工人的身份在一线工作,刘志华感慨说,“按照我们国内的想法,有这样深厚的资历,无论如何得当个领导,怎么能接受在生产一线做事呢?但他们的概念不是这样的,他们追求的是技术,并且把自己的经验和技术传承下去。这种职业素养可能就是德国工匠精神的精华所在。”
     
      罗兰多这样的工匠在Romaco大有人在。“我们到卡尔斯鲁厄的第八天,Romaco总部工厂刚好为老员工举行退休仪式,工厂所有人都参加了活动,总经理颁发荣誉证书,仪式后举行派对,大家像欢呼英雄一样欢呼退休的老员工。”刘志华说,“零距离感受到了对员工的人文关怀以及员工的工匠精神和职业素养,这是我最大的收获。”
     

    楚天科技车间班长刘志华在德国(图片由楚天科技提供)
     
      德国制造,工匠精神——细微处见精髓
     
      人们通常会把德国制造和高品质直接划等号,“但其实,德国制造也曾有很不堪的一段历史,是劣质品的代名词。”刘志华说,德国从模仿英国制造开始,世代传承更迭,实干精神、工匠精神一代一代地积淀和传承下来,德国制造及其品质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德国工匠及其精神成为人们学习膜拜的对象。
     
      “工匠精神这个东西,许多人把它说得很具体,但它也可能很虚,说不清道不明。”刘志华说,“但当你与某一些人,比如德国工人,零距离接触时,你会在一些自己习以为常的事情上,明显感受到自己与他们的不同。与Romaco同事共事,让我对德国工匠精神有了直观的感受和深刻的领悟。”
     
      Romaco的一款泡罩机上面有一根3米长的花键轴,有5个支撑点,要求调整水平面和同心度确保在0.05mm以内,这个部件及其精度对设备整体运行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装配中需要对支撑点不停地做调整和测试。“我和罗兰多一起做这个工作,我看到了他对生产标准的严格遵守和对品质的执着追求,表现出来就是他的耐心。”刘志华说。
     
      罗兰多是一遍一遍地调整和测试,丝毫看不出来有什么不耐烦。“反观国内工人,可能搞几下就失去耐心,会觉得超出5个丝的精度要求也没什么,差不多就行,实在不行后面还有品质检验来管。”刘志华说,“罗兰多干了几十年的装配钳工,经他手装配的产品不计其数,但他日日如新地追求完美。”
     
      刘志华说这件小事对他触动很大,德国工人的严谨、责任心、工匠精神,就包含在这些细节中,但也深入骨髓,对他们而言是化于无形,“同样的工作内容,零距离地观察对比才知道,德国工匠是习以为常地那么做,而我们国内工人是习以为常地这么做,结果是品质上的差距。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德国工匠把产品当艺术品对待,而不像国内工人为制造而制造,刘志华说,“我想往大处谈一下我的感受,世界对中国制造的认可,可能更多的还是量和速度,但在最为关键的品质上,到底是有何种认可程度呢?中国制造业的工人,技术技能本身未必会比他们差,但肯定差在心态和精神上。为什么?”
     

    刘志华(中)和他的班组同事(图片由楚天科技提供)
     
      执着坚守,持续创新——工匠化的企业
     
      Romaco是世界著名的医药包装机械及自动化方案提供商,在多方面都有重要地位。这家传承140多年的“欧洲老字号”,刘志华认为其成功与持续的创新创造有关,“Romaco总部工厂是其泡罩机的重要基地,他们1978年成功研制的第一台泡罩机样机还摆在工厂里面,几十年来持续升级更新,品质臻于至善。”
     
      “还有专注,企业整体和员工个人一样,精神相通。”刘志华认为,“罗兰多在Romaco专注于装配钳工岗位几十年,Romaco也是专注于自己的领域,像旗下的Kilian公司做压片机做了140多年。这与楚天科技的理念非常像,在自己的领域里坚守、创新和发展。我想这可能也是企业理念自身的工匠化,与人相通。”
     
      中国医药装备企业有自己的专注和坚守,也有世所共睹的发展成就,也有与德国医药装备的差距,这都是客观存在。“我个人感觉差距主要是在装备的联机性、配套性、模块化设计以及作业规范方面。比如模块化问题,德国装备需要更新的话,核心部件、非核心部件均可自由更换、切换,但国内还弱一些。”刘志华说。
     
      单从生产制造来说,“除了作业规范化,我们国内一线技术工人所缺少的,是对品质的执着追求,以及对所从事工作的热爱。”刘志华认为,“从宏观层面以及未来发展来看,这些差距肯定是在不断缩小的,作为员工个人肯定是需要认识到自身的差距,社会、企业层面也需要不断地打造大环境。”
     
      以点带面,以身作则——打造企业品质生态
     
      刘志华他们从Romaco回来后,专门在楚天科技大剧院举办了一场Romaco交流学习分享会,可容纳近千人的大剧院里座无虚席,过道上也挤满了人。“都是楚天的同事。”刘志华说,“自己第一次站上舞台面对这么多人演讲,心情真是很奇妙,激动、兴奋、怯场,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但我的分享让同事们感到有收获,这就非常值得。”
     
      除了大剧院里的正式演讲,私下里也有很多交流,同事们深受影响。刘志华说,“我班组一个入职楚天科技才2年多的年轻人,他惊讶于罗兰多工作40年还在一线做员工,说这颠覆了他的概念——经验技能积累到一定程度,肯定要升领导,哪里还要去做苦差事?安心于一线岗位,还能带教他人,肯定是另一种心态。”
     
      “他也很向往去Romaco交流学习。”刘志华说,德国工匠精神,虽是耳闻,也潜移默化着年轻员工,比如他们会细致到用高度尺去测量拉丝灌封机部件的平面度,“以前基本上就是钢尺一量,精确到几毫米就差不多了,不提醒他们就不注意。现在感觉他们自我要求提高了,内心深处的改变,才是最有力的。”
     
      国内制造企业总有一些“差不多先生”,认为接近既定标准就可以了,但德国工人是努力达到标准。去Romaco集团交流学习的人回来后,通过各种方式将所得传递给同事,刘志华说,“以点带面,以身作则,从潜意识层面去影响和改变楚天员工的认知、习惯、心态乃至行为,最终促进品质的提升——可能不只产品品质,还有生态品质。”
     
      卡尔斯鲁厄隶属于德国巴登-符腾堡州,位于德国西南部,有“扇形城市”的美称,城市以王宫为中心点,呈扇形网状展开。刘志华和Romaco同事们工作之余也常出去走走,在卡尔斯鲁厄本地,也有去海德堡等地,德国啤酒、美食、美景令人记忆深刻,不过周六日和其他节假日,德国商店几乎都不营业。
     
      “在楚天科技的平台上,有机会走出去开拓眼界。”刘志华表示,他来楚天科技之前在广东工作了7年,但没有归属感,不管是企业还是城市,都感觉融不进去,内地到广东工作的人,广东话里称呼为“捞仔”,由此也可见一斑,“而回到家乡的企业,这是一个既有归属感又能让人提升的平台,一晃在楚天科技工作了11年。”

    (审核编辑: 林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