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发展趋势

来源:智汇工业

点击:1038

A+ A-

所属频道:新闻中心

关键词:制造业 全球化 经济化

    制造业的全球化趋势 伴随着经济全球化、现代技术革命,尤其是信息技术革命的发展,制造业的全球化趋势不断加强。

    1月13日,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披露的数据显示,2019年,预计全年减税降费2.36万亿元,制造业及其相关环节在增值税减税规模中占比近70%。

    作为经济发展的基本盘和振兴实体的大梁,2020年制造业稳增长大幕已经开启。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到今年首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再到相关部委年度工作会议,力挺制造业发展频频被强调。多地也将制造业发展置于2020年经济发展核心位置,纷纷制定发展路线图,或致力于提高制造业在GDP中的比重,或瞄准打造以制造业为主体的世界级产业集群,制造业发展竞速赛已然打响。

    更大规模的制造业投资也有望加快启动。记者获悉,在吸引制造业投资方面,下一步我国将出台用地、用能等一揽子新政,推动一批制造业重大内外资项目加快落地投产。此外,围绕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智能制造、绿色制造等,新型基础设施投资新政正在加紧酝酿,有望近期出台。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部署2020年经济工作时,“制造业”和“先进制造”共被提及五次之多,包括“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融资”“推进传统制造业优化升级”“打造一批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集群”等。今年1月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确定促进制造业稳增长的措施,稳定经济发展的基本盘。2020年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明确,聚焦智能制造、绿色制造等重点领域,加快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以及引导外资投向电子信息等先进制造业。

    宏观政策面首个流行语已经被“盖章认证”

    之所以如此认定,是因为笔者注意到,“制造业”成为国务院常务会议以及多个重要部门今年“第一发布”等重磅发布的共同关键词。

    1月3日召开的今年首场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贯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制造业具有基础性支撑作用。要用改革办法和市场化措施,充分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增强发展动能,促进制造业稳增长。

    此后,各部门政策和指引也纷纷出炉。1月4日晚,银保监会官网发布《中国银保监会关于推动银行业和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要积极开发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和科技创新的金融产品,扩大对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的中长期贷款投放。鼓励保险资金通过市场化方式投资产业基金,加大对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的支持力度;此后,银保监会在近期召开的2020年全国银行业保险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提出,要强化对民营企业特别是民营制造业企业金融服务,突出支持先进制造业和产业集群。

    此外,“制造业”这一关键词也曾出现在国务院国资委早前发布的2020年重点工作安排中。2020年国资委要重点推进装备制造、化工产业、海工装备、海外油气资产等专业化整合以及煤电资源区域整合,继续抓好煤炭等去产能工作。此外,央企要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大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移动应用、集成电路、区块链等领域的布局力度。

    笔者认为,制造业如此受重视其实并不令人意外,因为其是我国经济的基本盘,关系到微观经济细胞的方方面面。

    工信部数据显示,我国工业增加值从1952年的120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30多万亿元,按不变价计算增长约971倍,年均增长11%;根据世界银行数据,2010年我国制造业增加值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制造业大国;而今,我国成为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所列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

    不过,我国高端制造业的发展还有很大的空间,制造业的盈利能力也有待提升,中小制造企业融资压力有待缓解。因此,宏观政策的“集体发力”可以说是十分必要。

    事实上,2019年,制造业也是政策面鼎力支持的行业。仅从资本市场方面来看,2019年,制造业(证监会行业)IPO融资1149.55亿元,同比增长35.56%;增发融资4018.78亿元,同比增长25.88%;配股融资163.61亿元,同比增长53.8%;债券融资4733.83亿元,同比增长41.07%。此外,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最大受益者就是制造业。

    笔者认为,在宏观政策多维度引导并形成合力、企业自身加大研发投入的背景下,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产业整合与技术创新将是水到渠成之事,制造业的发展自然“稳了”。

    338家制造业企业排队IPO合计募资预计约2360亿元

    制造业企业是A股上市公司的“绝对主力”。《证券日报》记者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截至1月14日,A股3766家上市公司中,归属于制造业(证监会行业,下同)的有2368家,数量占比在62.88%,市值占比约44%,制造业大多为中小企业。

    目前,排队IPO的制造业企业也占据多数。据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截至1月14日,IPO(不包括科创板)排队名单中,275家为制造业,预计募集资金1731.37亿元。科创板申报企业中,有63家为制造业,合计募集资金628.59亿元。也就是说,制造业拟IPO企业合计338家,预计募资金额合计为2359.96亿元。

    去年,制造业IPO(包括科创板)融资1149.55亿元,同比增长35.56%,其中,科创板制造业IPO融资金额,约占制造业IPO融资总金额的一半。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记者表示,目前,上市公司中制造业公司的融资渠道比较多,而且越来越通畅,呈现多样化、便利化趋势,资本市场的融资环境整体在不断优化。“对于好企业,无论股权融资还是债权融资,资本市场大门都是敞开的。”

    记者据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发现,去年制造业再融资合计5010.21亿元,同比增长34.22%。2019年以来截至1月14日,增发预案(据最新公告日统计,下同)预计募资超过4000亿元,可转债发行预案预计募资697.33亿元,配股预案预计募资55.13亿元。也就是说,再融资总募资规模超4750亿元。

    对于如何为制造业融资提供便利,董登新认为,除了证券市场的直接融资,政府可以引导成立一些产业投资基金,鼓励私募股权基金和创投基金发展,并且鼓励长期投资。在退出方式上,私募股权基金和创投基金的退出可以不仅仅局限于IPO,也可以通过行业纵向、横向整合退出,探索多种退出方式。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进一步支持制造业融资,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第一,继续进行利率市场化改革,完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降低制造业融资成本;第二,利用市场化手段,缓解企业信用风险,支持企业债券融资;第三,将注册制试点推广到创业板等板块,可以加大资本市场对制造业的支持;第四,鼓励银行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方式降低业务成本,改善信贷市场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增加对制造业的融资。

    全国GDP强市TOP20里的两个例外

    佛山和东莞,分别属于广佛肇和深莞惠经济圈。作为两个地级市,它们却在不少榜单中闯入了“一线”的阵营。

    “万亿俱乐部”的会员证,在中国仍然是众多城市追求的一张VIP卡。只有达到这个量级,才能跻身经济发展的一线阵容。此前除了无锡和苏州之外,俱乐部的会员都是国家中心城市、直辖市、副省级城市或者省会城市。佛山和东莞作为地级市,行政级别比较低,相对缺少经济资源的分配权和交通、物流等资源要素,经济总量能跃居全国GDP强市TOP20,殊为难得。尤其特别的是,这两座城市都是以制造业立市。

    2019年以来,佛山制造业表现抢眼,前11月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7.3%,高于全省近3个百分点。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增长9.1%,增速不断攀升。东莞2019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7.8%左右,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6%,也在制造业赛道一路高歌猛进。

    读懂了佛山和东莞,你就读懂了中国的制造业。

    都是制造业立市佛山靠“修”东莞靠“聚”

    不同的资源禀赋和发展路径,使得佛莞两地形成了不同的优势产业。“东莞塞车,全球缺货”“有家,就有佛山造”,这两句耳熟能详的口号,是东莞与佛山产业特色的写照。两个制造业大市,有着各自鲜明的气质。

    佛山的气质是稳健扎实。

    佛山,是功夫的佛山,中国南拳发源地,习武之人超过10万人。清末佛山一带武馆,晚饭后还要练功。夜以继日训练同一个动作,锻造出佛山人沉稳低调,永不止步,追求做到极致的特质。

    所以佛山的大企业往往都是经过几十年的深耕成长起来的,一旦选定了方向,轻易不会更换赛道。埋头在行业里不断打拼,直至做成全国数一数二的企业。

    这种气质,使得佛山诞生了全国最大的房企碧桂园,市值最高的家电企业美的,全国最大的陶瓷企业集群,全国最大的调味品企业海天味业……

    东莞制造的气质,是敏捷机变。

    在改革开放前,东莞基本上没有制造业基础,从太平手袋厂开始,随着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东莞及时抓住每一次机遇,短短40年高速成长为一个人口超800万、经济总量近9000亿的“准一线”城市。

    由于高度融入全球供应链,东莞的经济数据也随着世界经济周期而起伏。1997年和2008年两次世界金融危机期间,东莞的经济都受到影响,但每次都能审时度势,及时应对,重新选择赛道,迅速重返高速增长的状态。这种快速反应准确决策的能力,让人看到了东莞制造业惊人的活力。

    从富士康、京瓷、三星到华为,东莞引进了众多的世界500强。其中华为对东莞制造业的带动作用尤其大,从2005年首次投资东莞以来,华为在松山湖先后投资建设华为机器、华为大学、华为终端、华为研发实验室等项目,还带动了众多华为系的企业落户。华为不仅是东莞超级纳税大户,而且直接提升了东莞制造业的研发能力。

    就是在这样的产业集群环境中,国内排名前三的手机品牌OPPO、vivo在东莞崛起。2018年东莞手机出货量为3.68亿台,意味着全世界每四台手机就有一台来自东莞,华为、OPPO、vivo三大品牌智能手机厂商业务收入超过5062亿元。

    佛山靠“修”,东莞靠“聚”。

    “修”的特点是眼光向内,练好内功,自强不息;“聚”的特点在于眼光向外,善于集聚经济要素,时机成熟可以实现指数级增长。

    东莞通过搭建平台,与世界前沿5G技术、机器人、生物医药牵手,快速跻身全球制造业前沿;佛山则夜以继日苦修,通过扎实马步,成为中国家电制造绝世“武林高手”。

    科技创新、聚焦品质是共同选择

    如今,佛莞都面临着新的选择,两座制造业城市要继续成长,科技创新的高质量发展之路是必然的选择。

    佛莞在科技创新领域的关键一步,分别选择布局在一道湾和一片湖上。湾是佛山三龙湾,湖是东莞松山湖。

    东莞松山湖起步更早,2001年就开始布局,第一次引起外界的关注就是将华为引到了松山湖。随着全球第四套散裂中子源设备正式面向用户开放,松山湖园区被纳入广深港澳科创走廊,松山湖材料实验室挂牌,东莞与中科院合作共建松山湖科学城,省同意将其纳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先行启动区。东莞的科创能力,随着松山湖不断上升的曝光率为人所熟悉。

    佛山市第十二次党代会首次提出以“一环”沿线高端载体为节点,打造“一环创新圈”,三龙湾作为“一环创新圈”龙头标杆,是佛山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要平台和战略抓手。佛山将投超3300亿元建设三龙湾。

    前不久,鲁毅表示,佛山将做大做优装备制造和泛家居2个超万亿元的产业集群,推动装备产业向自动化、智能化方向提升,并做强做精汽车及新能源、军民融合及电子信息2个冲5000亿元的产业集群,加快推动新能源汽车及零配件制造发展。

    同时,佛山将加快培育智能制造装备及机器人、新材料、食品饮料、生物医药及大健康4个冲3000亿元的产业集群。

    这些蓝图能否实现,佛山的下一个10年能有多大作为,三龙湾高端创新集聚区的作用至关重要。

    在高质量发展的路上,佛莞还有许多共同之处。

    自2018年以来,周其仁教授连续两年到佛山开展“品质革命”调研,深度总结佛山企业品质革命战法。周其仁认为,品质是佛山制造的“护城河”。对卓越品质的追求,是佛山制造的DNA。

    2019年以来,东莞市委书记梁维东、市长肖亚非则在东莞、香港、北京作了多场“湾区都市,品质东莞”的推介,朝着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的宜居宜业高品质现代化都市目标迈进。

    重金投入科技创新,择天下英才而用之,共同聚焦“品质”,是这两座网红城市历尽千帆后共同的选择。

    (审核编辑: 智汇张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