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分享工业互联网落地思考:数字化的工业品是工业互联网新一代数字基础设施之一

来源:智汇工业

点击:581

A+ A-

所属频道:新闻中心

关键词:工业互联网

    “加快数字化发展,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协同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转型,加快数字社会建设步伐,提高数字政府建设水平,营造良好数字生态”……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多个“数字”的连用,折射出数字化转型升级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在3月9日新京报举办的“两会经济策之数字经济”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互联网协会咨询委员会主任邬贺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徐晓兰,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部副主任金李,京东工业品业务部总经理丁德明四位专业大咖齐聚一堂,为产业数字化、工业互联网的发展献计献策。


    针对数字化转型难点痛点、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方向以及实施路径等业界最为关注的焦点话题,几位专家从产学研各个角度深刻阐述了各自观点。京东企业业务则结合来自产业一线的实践经验和深入洞察,为产业和企业的数字化提供了新的思路。



    疫情催生产业数字化突破口采购管理是企业转型最佳切入点之一


    事实上,数字化并不是一个新概念。自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提“数字经济”以来,今年已是第4次被直接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而这4年来,数字经济在消费端也实现了爆炸式增长,中国在网络购物、移动支付、共享经济等多个数字经济领域都走在了世界前列。


    然而与消费互联网的如火如荼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数字化在产业端的发展却相对迟滞。埃森哲发布的《中国企业数字转型指数》报告显示,目前只有7%的中国企业转型成效显著。为什么产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发展呈现如此不平衡的状态?几位专家从政策、产业、企业多个角度进行了深入分析,总结出企业面临的数字化转型“两大难点”。


    一是数字化价值判断难。邬贺铨院士在论坛上提到,当前,业界对数字经济的定义没有取得共识,测算的方法也没有统一,这就使得数字经济难以准确量化。具体到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更是如此。企业是一家商业机构,实施任何举措都要衡量投入产出比,数字化巨大投入与难以量化的价值之间的矛盾,容易在主观层面动摇企业数字化的决心。


    二是企业数字化实施路径不确定。由于行业差异化,不同类型企业开展数字化转型的切入点和路径也多种多样,在实践过程中就容易因为缺少顶层设计和整体规划,使得不同时期建设的不同系统之间无法互联,形成大量信息孤岛,导致协同效率低、价值难以充分释放。


    针对这些典型痛点,产业界也一直在寻求数字化转型的有效切口。基于在企业服务领域的丰富实践,京东企业业务提出了一套“方法论”:采购管理作为企业链接产业链上下游的管理环节,多场景耦合、多成果量化,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最佳切入点之一。


    丁德明深入分析了采购管理作为数字化转型切入点的优势:一是采购管理本身存在大量的量化指标,如采购成本、库存周转率等,便于第一时间反映数字化价值创造的结果;二是采购是连接企业内部与外部的枢纽和连接器,数字化后向内可串联生产、财务、固资管理等环节,有效强化内部协同打破“信息孤岛”,向外可对接品牌商、服务商、金融机构等等,与产业链上下游实现更紧密的耦合。


    2020年疫情期间,数字化的采购管理发挥了很大价值,成为大量企业应对供应链不确定性的有力武器。复工复产初期,大量企业就通过采购数字化确保了生产经营物资的第一时间就位。消毒剂生产商大连格利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面对“无桶封装的困境”时,就借助京东慧采SaaS版实现2小时内快速上线数字化采购系统,72小时物资急速送达,确保了800万吨消毒液的顺利生产输出。


    在全面复工复产后,也有很多组织通过采购管理数字化来优化内部的管理效率。中建集团旗下综合互联网平台云筑网就借助数字化采购系统,成功对接了京东工业品的商品与服务能力,实现了服务范围和服务能力的全面扩充,为中建集团旗下覆盖全国的600多家公司、1万多个在建工地的项目物资采购提供了有力支持。


    从产业数字化到工业互联网 数字技术加速实体经济转型进程


    在产业数字化的诸多领域当中,有一个板块备受政策、行业关注,那就是工业制造业的数字化——即工业互联网。


    制造业是国家综合实力的根本,是立国之本、强国之基,从根本上决定了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在全球产业数字化转型的背景下,加快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意义重大。邬贺铨表示,工业互联网是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的一个抓手,可以说是必由之路。徐晓兰认为,作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重要基石,工业互联网为产业数字化提供了关键基础设施支撑和产业生态基础,成为数字经济创新发展的关键支撑。


    目前,工业制造业、互联网行业各方,也都在大力探索工业互联网,并初步形成了各自的实践路径:比如,面向企业低时延、高可靠、广覆盖的网络需求,大力推动工业企业内外网建设;针对复杂生产过程中设备联网与数据采集需求,开发面向不同工业场景的工业数据分析软件;针对信息资源集成共享需求,统筹推进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体系顶层设计。


    京东工业品也给出了京东探索工业互联网的实践路径——从基础设施核心要素:数字化的工业品开始。丁德明认为,工业互联网最终目标都是一致的——即实现人、机、物全面互通互联。其中,“物”是链接“人”与“机”的有效载体,工业品作为生产过程中最基础的要素,数字化的工业品是实现工业互联网的新一代数字基础设施之一,同时也是核心要素。



    围绕工业品的数字化,京东工业品也率先在行业进行了一系列的实践。去年工博会上,京东工业品正式发布了“墨卡托”工业品标准商品库。这是结合京东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以及各品类头部品牌商的专家经验,通过对海量工业品数据进行数据清洗和知识抽取,构建出的工业品知识图谱。基于“墨卡托”,行业就能够搭建一套完备的工业品标准化分类和商品体系,解决行业现有体系产品信息和参数不统一、行业属性不全的问题,为工业品供应链上下游企业的互联互通奠定基础。


    纵观数字经济的发展历程,从早期的计算机应用技术,到移动互联网,再到工业互联网浪潮,数字技术正一步步深入产业核心环节。京东作为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正在全面构建数智化社会供应链,用数智化技术连接和优化社会生产、流通、服务的各个环节,降低社会成本、提高社会效率,在未来十年持续推动各行各业的数智化转型。借鉴徐晓兰的观点,数字化已经到了“不转不行”的关口。传统企业需要尽快意识到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性,并积极地找寻符合自身发展的数字化转型道路,只有这样才能够更好地应对未来竞争。


    (审核编辑: 小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