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互联网:如何“从1到100”

来源:智汇工业

点击:10675

A+ A-

所属频道:新闻中心

关键词:工业互联网

    春节前夕,工信部对15家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开展的发展成效评估结果通报显示,海尔卡奥斯物联生态科技有限公司的卡奥斯COSMOPlat工业互联网平台位居首位。这是“双跨”平台评选以来,卡奥斯连续第三年位居榜首。


      新年开工第一天,山东省2022年工作动员大会提出“加力突破工业互联网”。在工业互联网“从0到1”上,山东已经取得了先发优势,但如何实现“从1到100”,大范围复制推广,是当前面临的急迫问题。连日来,记者赴青岛、潍坊、淄博等地,聚焦“头部平台”海尔卡奥斯,探寻问题答案。


      中小企业为何“爱上” 工业互联网?


      2月11日,在青州德威动力有限公司机加工车间,工作人员通过海云智造的终端扫描发动机缸体上的二维码,生产信息、异常信息、过程质检……信息一览无余。


      “现在这个海云智造的质量追溯模块特别厉害,以前一天的活儿,现在一个小时就完成了。”德威动力工作人员说,“这个追溯系统可以显示有几件产品在哪一道工序上,还有质量的控制,都能在海云智造软件上完成。”


      德威动力是潍柴动力、卡特彼勒等国内外头部企业的主力供应商,不仅引进了多种世界先进的机加工设备,其自主研发的机加工装备也达到行业领先水平。


      该公司总经理顾志政说,以往发现质量问题,企业的溯源方式就是拍缸体照片,再回来人工查找纸质工单,但纸质工单文件传输效率低、容易损坏,很难立即拿到溯源信息并解决问题。


      “在解决溯源问题上,海尔有经验,这也是德威动力选择卡奥斯的原因之一。”卡奥斯海云智造产品经理巩建港说,从解决产品溯源问题开始,卡奥斯逐步帮助德威动力规划了智能制造改造方案,助力德威动力实现智能制造升级。


      以发动机缸体加工车间的刀具配送、产品送检两个生产环节为例。“产品送检需要行吊,而生产过程也需要行吊,有时候就要‘排队’,一次送检就要半个小时。”巩建港说。最终,卡奥斯在德威动力部署了自动化生产及天眼集群调度整体解决方案,对生产过程可能涉及的8个场景进行数据建模,形成天眼系统的生产指令,后由系统指挥AGV(自动导引运输车)和机械臂协同生产。


      该解决方案部署后,这两大环节的人工投入降低了45%,刀具配送换刀效率提升50%,产品送检效率提升45%,实现了从生产、送检到仓储的全流程自动配送。


      德威动力生产总经理潘洪军说,目前,公司80%的高精尖机床已通过卡奥斯物联集成技术实现互联,每个工序的实时作业参数均可从物联设备中抓取。每名操作工可同时操控4-6台机床,发动机缸体产品的良品率整体提升了20%。


      与此同时,德威动力与卡奥斯发现,现在AGV生产厂家很多,但标准车型无法满足客户对产品的差异化需求。于是,两家合作设计、研发了自己的AGV。“经过一年使用、迭代,我们研发的AGV不仅德威动力自己使用,也在为青州其他企业提供服务。”顾志政说。


      近日,巩建港将再赴青州。“在德威动力之后,又有六七家企业表达了合作需求,我们将一家一家地去调研、商谈。”他说。


      青州市工信局党组成员刘军说,他们计划依托德威动力等企业,按照智能产线、智能车间、智能工厂路径,积极培育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带动上下游企业智能化改造。


      从合作模式上来看,海云智造与卡奥斯其他板块不同,其目标客户群侧重中小企业。“怎么让工业互联网赋能中小企业?海云智造就是突破的一个‘点’。”巩建港说,从去年6月到现在,海云智造已经服务70多家企业,集中在青岛、潍坊、淄博、东营以及省外的芜湖、德阳等地。


      巩建港说,他们会根据企业实际情况,逐步进行数字化改造,伴随中小企业一步步成长,而不是“一锤子买卖”。


      如何应对物联网的时代挑战?


      物联网时代,产品会被场景替代,行业会被生态覆盖。


      去年3月,卡奥斯分公司海智造物联科技有限公司在淄博落地。这座老工业城市,41个工业门类占了39个,特别在工业装备领域,元器件厂家众多。


      2月12日,在淄博纽氏达特机器人系统技术有限公司,一条10多米长的行动轴上,一名工人正在测试机器人性能,还有两名工人在调试软件,组成了一条焊接工序的集成系统。


      “这是我们研发的新品,为其他企业提供焊接工序的集成产品。”该公司执行总经理李汝科说,“过去,我们聚焦于一款产品的研发和生产,这种系统集成能力是不足的。”


      这家以生产工业机器人行动轴著称的企业展现的场景创新能力,离不开与卡奥斯合作。在调研中,纽氏达特发现市场存在“智慧打包、装车”的需求。与此同时,卡奥斯在深入众多企业车间的数字化改造中,也同样关注到了这一需求。双方共建机器人新场景,并共同开发了智慧装车装备云平台场景解决方案。


      泰安一家化肥企业成为“智慧装车”的第一家客户。海智造物联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蔡卓宇说,一条化肥装卸线原来需要13名工人,现在只需要2个人,一年节省人工成本六七十万元,还不用担心粉尘污染的工作环境。


      庞大的内需市场,能让这种场景创新迅速市场化。纽氏达特与卡奥斯合作研发,从卖行动轴这样的中间件,到卖场景解决方案,整体利润率也从20%提高到40%。


      在2016年,纽氏达特年产值只有几百万元,到2021年已经接近1亿元,已经将行动轴做到国内行业领先的地位。随着应用集成系统的研发,企业2022年年产值目标定在了“保1.2亿元争1.5亿元”,2023年预计突破2亿元。


      “卡奥斯可以为我们分享很多行业头部客户的信息资源,助推我们项目集成产品的新品转化率的提升,加快集成产品的落地,进而为企业带来新的业务增长点;同时,我们还可以利用卡奥斯的供应链平台,实现与上游供应链资源的有机结合,从而降低BOM成本。”李汝科说。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纽氏达特跟卡奥斯形成了一种产业“生态”。


      李汝科说,公司最近几年快速发展,而信息化建设的速度相对偏慢。企业购买了自动化设备,上了ERP、MES等软件系统,但是各个系统“各自为政”,制约着公司管理职能的发挥。目前,纽氏达特正与卡奥斯洽谈“软服务”业务。李汝科认为,卡奥斯提供的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可以有效解决他们面临的信息化能力不足的问题。


      如何让更多企业加入进来?


      一位业内专家认为,卡奥斯的优势在于整合包括用户在内的上下游产业链资源,这更适合中小企业的需求,大企业在这方面已然完备。


      对此,海尔卡奥斯物联生态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林忠毅并不认同。他表示,卡奥斯的目标是成为“与大企业共建、小企业共享”的赋能者,“头部企业”可以上平台共建行业子平台,中小企业可以上平台、用平台。


      去年8月,由卡奥斯与相关部门共同打造的“山东省智慧化工综合管理平台”上线,服务全省化工产业高质量发展需求。这也是全国首个工业互联网+化工园区综合服务平台。


      在跟客户交流时,林忠毅往往会被问一个问题:“你们为什么会从家电做到化工?这是跨距非常大的一个行业。”


      他回答说,一方面,山东是化工大省,国家重点统计的化工产品均有分布,化工经济总量连续28年位居全国榜首;另一方面,化工又是“基础工业”,化工行业高质量发展,对整个经济社会意义重大,这是时代给予的机遇。


      为此,他们还吸引了一批化工行业的人才加入,这个团队已经有将近100人。林忠毅说:“除了这些专家外,行业知识也很重要,我们怎么解决这些问题?主要是通过化工行业的‘链主’级企业,探索了一条‘共建’的路径。”


      天原集团是我国西南最大的氯碱化工企业,在智能制造、工业集成方面起步较早,但缺乏一个统一的技术平台,项目辐射范围和影响力有限。


      去年4月,卡奥斯联手天原共建了中国第一个氯碱化工行业工业互联网平台,把机器和人在平台上链接起来,赋予一些关键的设备以控制、判断、交互的能力。目前,氯碱化工领域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希望加入进来,带动了整个行业转型升级。


      从天原试点的子公司海丰和锐工厂的数据看,工厂检修率降低了40%,排产效率提升了13%,数据分析效率提升了83%。这家有着78年历史的氯碱化工“头部企业”,也为卡奥斯贡献了众多应用场景。“基于这些经验,我们去年打造了山东省智慧化工综合管理平台。”林忠毅说。


      目前,这个平台已经在全省实现全覆盖,链接了84个化工园区和125个重点监控点,打通了多个部门的信息数据。


      面对企业对信息安全方面的顾虑,林忠毅说,“在跟链主企业共建时,我们会给对方做本地化部署,数据主要是储存在本地。”


      目前,通过对山东省化工产业链的梳理,卡奥斯已输出全省84个化工园区的产业图谱,下一步将逐步赋能园区内的化工企业。“过去可能更多是通过经验来判断,现在有数据的支持。”林忠毅举例说,他们与青岛当地一家化工企业合作,分析企业发展缺少乙烯这种高端精细化工,正在帮他们招商引资。


      在汽车行业,卡奥斯与奇瑞联合打造大规模定制工业互联网平台“海行云”,上线仅3个月就成功链接行业上下游企业375家,探索出覆盖汽车产品研发设计等领域的13个典型解决方案,并助力奇瑞实现整车定制比例翻倍增长。


      此外,卡奥斯的合作伙伴中还有诸多行业龙头,比如青岛啤酒、双星……而与一个行业龙头合作,就意味着开拓一片新领域。


      千企千面如何“千企千策”?


      作为工业互联网领域首个“独角兽”企业,卡奥斯现已链接企业80万家,服务企业7万余家,孕育出化工、模具等15个行业生态。


      目前,除了卡奥斯这个“双跨”平台之外,一批专注细分领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也不断涌现。“跟西门子MindSphere等资产优化平台不同,卡奥斯要解决的是产业链之间资源配置跟重组问题,实现制造企业与外部用户需求、创新资源以及生产能力的对接。”林忠毅说。


      工业有着千行千面的特点,甚至同一行业的不同企业在生产线、业务流程上都是五花八门,每个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都需要“量身定制”方案,实现“千企千策”。


      “做工业互联网需要去深挖,而不是‘蜻蜓点水’。”林忠毅说:“目前,我们已经开始聚焦智能装备、化工、汽车等7个重点行业。”


      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周云杰认为,工业互联网不等于“工业版电商”,如果说消费互联网是“一百米宽度,一米深度”就够,对于工业互联网来讲,哪怕是一米的宽度,也需要一百米的深度来支持它。


      “目前,工业互联网缺乏复合型人才,尤其是既懂硬件、软件,也懂行业知识的人少。”青岛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工业互联网处周林说,为此,2020年底,青岛市出台了打造工业互联网人才聚集高地的“行动方案”,除了人才培养、扩容等计划外,其中一条是“紧缺人才猎聘计划”,支持社会力量引进工业互联网高层次人才(团队),对符合条件的给予最高50万元(团队100万元)奖励。


      “不会转、不敢转、不能转,这是当前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难点、痛点。”青岛工业互联网研究院副院长乔熹说,“不会转”,即转型基础薄弱、人才欠缺;“不敢转”,即企业信心不足,投资意愿下降;“不能转”,即企业转型成本高,短期看不到效果,难以持续投入。


      2021年,为了让工业互联网“走深走实”,青岛在定期发布“工业赋能”场景清单的基础上,启动工业互联网服务专员培训班,并开展了首轮工业互联网“入企诊断深度行”,为企业进行更好的“触网”指导,让场景对接和开放更有成效。


      发展已至“深水区”,工业互联网需要找到大规模推广应用的最佳范式。


      “‘工赋青岛’专项行动有成效。”周林说,挖掘卡奥斯平台产业资源汇聚能力,政府和企业联合打造、具有市场化运作能力的工业互联网企业综合服务平台,已开发推出1428项线上服务和15665个赋能应用;打造了橡胶轮胎、智慧港口及智慧城轨等26个产业链垂直平台,为企业提供产业链与数字化融合、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动态本体库、产业链全景图谱等服务。


    (审核编辑: M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