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少对中国市场的依赖,日企纷纷转战东南亚?

来源:今日工程机械

点击:1870

A+ A-

所属频道:新闻中心

关键词:挖掘机

    小松HB365LC挖掘机施工现场

    “我也时常在想,或许再过十年,在高速增长的中国也将会产生棋逢对手的同行企业。”时任小松社长坂根正弘的预言,一步步被验证,且不再局限于中国。


    在中国挖掘机市场,外资品牌的市场占有率从2010年的70%跌至20%左右,生存空间一再被挤压。日系品牌受冲击程度更甚,其价格相对前几年虽有一定程度的下调,但是在目前的竞争环境中,与国产品牌相比仍然存在较大的“价差”。无法置身变化之外,众企业不得不开始业务和结构上的调整,以变应变。


    在中国,更在全球


    2022年,小松与山推股份、国机常林股份有限公司的合资相继结束。前者于6月1日正式更名为小松机械制造(山东有限公司),承担小、中型液压挖掘机的生产,后者承担20~40吨液压挖掘机的生产,同时承载部分出口供应,成立之初设定的目标是国内销售部分占80%,国外出口部分占20%。


    前不久,神钢建机也宣布将杭州神钢建设机械有限公司(HKCM)整合至神钢建机(中国)有限公司(KCMC),整合后,神钢建机在中国的产能将从目前的10500台/年缩减至5500/年台。


    HKCM此前作为面向全球的生产基地,在供应中国市场需求之外,还提供面向东南亚、南美地区的整机出口业务和针对东南亚、北美及欧洲的工厂配套业务。依据战略上的调整,之后这部分业务可能会向东南亚地区偏移。神钢建机表示,HKCM焊接结构件的生产功能也将部分转移至KCMC,剩余大部分转移至KCEI(神钢建机印度有限公司),而且计划将印度的产能从3000台/年扩大至4700台/年,以此辐射东南亚市场,预计2024年4月之前完成。


    包括印度在内的东南亚地区因一些制造业外迁被炒得火热,现如今,这里同样被视为工程机械的新的角力场。


    神钢建机挖掘机施工现场


    为什么是东南亚?


    新的基础设施投资和大宗商品价格的飙升,极大地推动了东南亚地区对工程机械产品的需求,工程机械产品的销量节节攀升。


    仅印度地区,111万亿卢比(1.5 万亿美元)投资规模的NIP规划详细说明了该国到2025年的基础设施发展路线图,政府还批准成立专门为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支持的“国家基础设施和发展融资银行”, 国家货币化管道 (NMP) 和 GatiShakti计划。某外资企业认为,到2030年印度有望成为全球第二大工程机械设备市场。


    印尼政府发布的《2020-2024年国家中期发展计划》中,基础设施为优先发展项目,投资总额达3592亿美元。2022年1月18日,印度尼西亚国会通过《国家首都法草案》,确认将首都由雅加达迁至东加里曼丹省,并计划于年内启动新首都的建设,这将意味着未来10年内该国需要大量工程机械设备。


    印尼中央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GDP同比增长5.01%,完成的名义GDP接近2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中国的山东省。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4.09%,制造业同比增长5.07%


    印尼中央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GDP同比增长5.01%,完成的名义GDP接近2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中国的山东省。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4.09%,制造业同比增长5.07%


    印尼中央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GDP同比增长5.01%,完成的名义GDP接近2万亿元人民币,

    相当于中国的山东省。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4.09%,制造业同比增长5.07%


    资源层面,《印度尼西亚商报》最新消息,由于欧美煤炭需求量飙升,日立建机印尼公司正积极提高挖掘机产能。印尼设备制造商协会(HINABI)数据显示,2021年5月-2022年5月重型设备量同比增长80%,即使这样仍未能充分满足德国、波兰、意大利、西班牙和荷兰等地的煤炭需求。全年产能在20000台左右,其中40%主要供应煤炭领域。


    印尼还是镍矿石的主要供应国,据INSG的统计,2021印度尼西亚镍产量达104万吨金属量,几乎占全球产量的40%,其增幅仍在加速,2022年前两个月同比增速为38.2%。随着电动汽车销售量增长以及镍需求上升,必然拉动工程机械设备需求,有机构预测,2022年度东南亚的工程机械需求约增加20%,达40000台左右,按HINABI数据来看,印尼地区将占50%。


    近年来,青山集团、宁德时代等中国企业和资本也在加大对印尼镍矿的投资,一定程度上带动了采矿和工程机械设备的增长。


    据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统计,2021年我国工程机械出口额前10国家中,东南亚占5位(分别为印度尼西亚、越南、印度、菲律宾和泰国)。其中挖掘机出口量(151659台)占前十国家出口挖掘机总量的67%左右,仅印尼地区出口挖掘机72116台,占比约32%。


    东南亚市场的增长潜力是巨大的,这一点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人们的共识。


    为保市场份额,各显神通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包括印尼在内的东南亚曾是小松的地盘,如今这种地位已不再安稳。” 公开数据显示,三一重工在印尼的市场占有率与小松几乎旗鼓相当。


    早前以援助、投资等方式抢先进驻东南亚的日系品牌,取得过压倒性的市场份额,面对中国企业发起的强烈攻势,也有些坐不住了。因为一旦新机销量下降,后市场服务也势必会受到影响。 


    在神钢建机作出上述调整之前,其他企业已有所行动。


    住友建机投资35亿日元,使印尼地区的产能在2021年实现翻番,达到2500台/年,除本地供应外,将产品销往泰国、马来西亚和缅甸等国家。


    日立建机于2021年6月在印尼启用新的零部件再制造工厂,解决了之前大中型液压挖掘机的再制造零件需要经由日本往外转运的高价成本和周转时间问题。新工厂将成为日立建机向东南亚地区供应中大型液压挖掘机再制造零部件的重要基地。


    日立建机工厂


    小松更是动作不断,陆续在调整价格及其产品阵容,决心维护既有的市场份额。


    小松自2021年4月起在印尼、泰国和印度尼西亚等地销售为住宅用地开发和道路建设量身定制的20吨级中型挖掘机产品。虽然是小松挖掘机的主线产品,由于降低了发动机的输出功率和行走相关零部件的强度,该系列机型比原有产品价格低10%~15%左右。


    2022年春季起,小松接着在印尼推出30吨级混合动力挖掘机,可节省燃油20%~30%。小松方面表示,在镍矿生产中,机器挖掘矿石并将其装入翻斗车,此过程中的左右回转动作很多,混合动力能够有效提高燃效。


    市场处于高度敏感期,小松此举顺势被解读成是为应对中国企业的追赶。


    诚然,印尼政府也提出了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当地环保意识会进一步提升。燃效性能更高、更加低碳的差异化产品和技术,看起来既切合实际的应用需求也更契合当地的环保政策导向,但考虑到一款畅销的30吨级混动挖掘机要比普通的柴油动力液压挖掘机贵20%~30%,难免让人有些不解。


    单从时间上来看,印尼地区的环保目标达成比中国晚了近30年,在中国尚未能成为主流产品的混合动力挖掘机在印尼会打开市场吗?


    小松认为,鉴于目前燃料费上涨的因素,挖掘机价格上涨的部分可在数年内被抵消,混动产品在燃油方面会为客户节省更多的成本,也将带来更多的商机。另一方面,2009年小松计划在中国组装混合动力挖掘机后,产品的热销一度超出预期,中国客户对节油性的期待远远超出了小松的想象。而印尼地区是小松挖掘机开机小时数最长的地区,设备工作时间比中国还要长,与日本等成熟市场的高昂人工成本不同,巨大的、且不断上升的燃油成本不可低估。


    事实上,从日本到欧洲再到印尼甚至整个东南亚地区,小松在混合动力产品上的布局,才正符合其国际化战略思维,先拿下利润丰厚的成熟市场再进军前景可观的新兴市场。借用一位业界人士的话便是,“以高维打低维,取川其上,积力蓄势,而后顺流直下。”至于最后能否成功,或许只有通过实践才有答案。


    回到调整本身。不管是小松还是神钢,都是基于中国市场环境的变化,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的产品制造及生产体制的调整和优化,目的在于稳定收益、降低生产成本。


    从具体措施上看似乎又有不同。子公司(合资公司)的关停重组和生产基地的整合在小松的发展史上不是没有过,判断的标准无非是怎样更有利于未来的发展,“预计合资关系的终止对综合业务的影响微乎其微”。于神钢建机,中国市场不仅有设备的销售与服务,更兼具研发功能,“为构建全球最佳的供应链”,产能一部分转向了东南亚,一部分增加在了日本。


    在中国市场份额不断缩水,成本优势越来越不显著,外资品牌会如何转向,所有人都在观望。


    (审核编辑: 智汇闻)